返回首页 电子邮件  
端砚商品 精品收藏 靓砚欣赏 大师精品 客户服务 订货批发 名家字画
中国砚都 大砚巨砚 茶盘茶具 老   坑 坑 仔 岩 麻 子 坑 斧 柯 东 梅 花 坑 宋   坑 绿   端 礼品砚批发
端砚介绍
·端砚的日常使用方法
·砚的分类及称谓
·端砚的石品花纹
·砚 的 铭 文
·端 砚 名 坑
端砚文化 更多...
·端砚的起源和发展
·科学地研究端砚
·端 溪 砚 坑 游
·“砚林逆旅”题壁
·苍苍茫茫一点儿绿
收藏保养 更多...
·端砚的未来是文还是物?
·怎样辨别端砚的真伪
·砚 的 保 养
·砚 的 鉴 赏
·端 砚 的 配 匣
客户服务
·港澳台及外国客户如何购砚
·没找到我合适的端砚怎办?
·付款方式和付款确认
·购物后为何无人与我联系?
·退、换砚的说明
·我的购物如何得到保证?
在线服务
 
 
“砚林逆旅”题壁
    榆下生于 2002.05.24     浏览:10469次

  近日为我的“别业”起了个别名,叫“砚林逆旅”(那是唯一让我很少想家的地方)。将来还准备把它做为自己文集的名字。想我十余年来逆旅砚林,信步而游,面对着佳山丽水,奇石怪木,偶尔兴起,也大着胆子,题题壁,补补白,写下几首不大像铭文的砚铭,诗不合韵律,文不求骈俪,任意挥洒,只要能道出心声表明心迹即可。我不是什么名人,所以没有什么负担,更无法与古今大家比肩,自然没有什么含金量,不会给砚增值,大约类似于“某某到此一游”之类,不大会有人注意,更不会流传千古,但都是自己所作,鄙陋而真实,写着我的感受我的喜怒哀乐,我的爱砚之情,得砚之乐,擦肩而过失之交臂的遗憾,还有我的望洋之叹……

  因为所作不多,无须分类,不妨采取“行云流水”式,约略按照时间先后录示。

  一、仿清乾隆大西洞山水楼阁砚板砚铭

  1994年的夏天,我到复旦大学开会,因为是古籍研讨会,所以,会议安排到常熟参观,因为那里有瞿氏铁琴铜剑楼旧址及其部分藏书。

  常熟在明末清初是江南经济和文化中心之一,藏书、刻书都很发达,出现了很多著名的藏书家和出版家。如钱谦益的绛云楼,毛子晋(毛晋字子晋)的汲古阁等,极东南藏书一时之盛。

  我研究毛子晋及其汲古阁有年,所以,欣欣然往。但是,由于年代久远,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毛晋和他的汲古阁已经无复踪迹。只在常熟名人陈列馆里看到了新造的毛子晋像,拍了照片,做为纪念。

  道经苏州,我买了两块端砚砚板,石质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是此行的一大收获。那时,我对砚的认识还很肤浅,但是绝对痴迷。

  回来后,把我购归的两块砚板中的一块请我的朋友龙沙后人洪敬辉先生仿照清代乾隆年间大西洞山水楼阁砚板制一砚,按照我拍的照片,把毛晋的肖像缩刻到砚背,还制了铭,也是敬辉操刀。因为敬辉擅长铁笔,工书画。另一块则给了无陋室主人苏氏,后来,他仿照得砚楼主人所藏朱彝尊款“云根月窟”砚自制成砚,请我为铭。

  仿清乾隆大西洞山水楼阁砚板砚铭:

  仿清乾隆大西洞水岩山水楼阁砚板,权寄汲古杰阁之遥想耳。(砚左侧)
  甲戌之夏,予有常熟之行,询之知者,谓毛氏汲古阁当年胜迹已一无所存,惟名人馆尚有新造毛子像。予于常熟购此石,

  缩毛子像于其上并志(砚右侧)

  题新造毛子像(砚背):

  毛生杳已久,我始来海虞。
  胜迹无所见,携此片石归。

  按毛晋为博雅君子,似乎也喜藏砚,在他的藏书印中有“笔砚精良人生一乐”的内容,而且也有藏砚传世,就我所知有两方,一见于刘演良先生的《端溪名砚》(1979年广东版)第18页,有拓片。砚为随形,砚背有子晋的铭文,与他的藏书题跋字迹相同。铭曰:“得之不易,藏之为宝,继我书香,子孙永保。汲古阁主人子晋。晋(印)。”此砚刘先生没有指出收藏于何处。二见于天津艺术博物馆《中国历代名砚拓谱》(天津人美版)上册,著录为“清云螭端砚”,原有篆书铭文“坚定初开”四字,落款是行书“毛晋藏于汲古阁”七字,未见印章,其落款字迹与上一方相同。此砚曾为徐濠园世章先生收藏,有水竹村人徐世昌题名,后归天津艺术博物馆,似是明代风格。我还在吉林市一家店里见到过一方毛晋款端砚,铭文与刘演良书中的那方相同,似乎是仿制品。

  附:
  铭无陋室主人自造砚

  甲戌夏,予游沪、苏,于常熟购二石,一自存,倩友人摹刻汲古主人小像于砚背,一贻铁戈。今岁戊寅,铁戈自凿为砚,

  谓当有言,遂跋而刊之,姑志砚缘耳。我堂。

  二、端溪水岩砚板铭

  1996年,北京名砚斋在长展销砚台,我买两砚,一绿端,一即此水岩砚板。兴奋之下,为作数铭:

  题水岩砚板:

  补天所遗,岂虫可蚀。
  依稀长吉之轻沤,抑薛素君之凝脂。

  砚为端溪老坑石,有天青、鱼脑碎冻、胭脂晕、青花、虫蛀等珍贵的石品花纹。唐代诗人李贺有《青花紫石砚歌》,歌有“点点轻沤见古春”语,来形容青花之美。又脂砚斋砚传为明代南都名妓薛素素故物,薛君小像在焉,质地细腻如凝脂,以为胭脂晕火捺云耳。

  梦砚斋写诗砚铭:

  水英正堪喻此石,神品原是雕工奇。
  不雕不琢怜斯璞,朝夕研来自成池。

  予新购水岩佳石,虽无雕工,而甚宝爱之,不忍施以斤斧,池亦不开,将以此为梦砚斋写诗砚矣,有所作必研之以墨,古人有洗砚于池沼而池沼尽黑的典故,我今研墨日久不虑其不成砚池也。得砚楼藏有朱彝尊款“云根月窟”端砚,有“水英”、“神品”二章,赞美砚石及砚雕之美。

  题新购老坑砚板:

  新端一片艳如脂,研磨即合写砚史。
  宿墨新除增憔悴,余锈涤却复新紫。

  予新购老坑片石艳极,而欲使之古,即古人所谓古而艳者。故研之以墨,意犹为之写历史也。然又不忍以积墨掩其面,即宋大司马荦题朱彝尊“竹垞著书砚”中讥讽不洗砚者为使“玉环垢面”之意,与甘孺老人论砚语比喻顽劣砚雕为“西施黥面”大旨相同,均为有伤大雅之事。故研后即洗去余墨,古人所谓宁可十日不洗面,不可一日不洗砚,可见对砚台之宝重。好砚必研以佳墨,予无佳墨,故虽用后即洗,由是尚留有划痕,故有憔悴之叹耳。

  梦砚斋著书砚铭:

  淫于砚,溺于酒。
  拥书城,日行走。
  榷古今,三五友。
  非著书,砚奴狗。

  予爱砚成癖,日日浸淫其中。又予生长塞外冰寒之地,二十岁以后始饮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犹喜与友人聚饮,每饮辄起兴,兴之所至,必酣畅淋漓而后罢。然亦有应酬之事,则非所愿,精力亦渐觉不支,每思何如墐户著书,因以写诗砚为著书砚。朱彝尊《竹垞著书砚铭》所谓“壮而不学老著书”,正堪喻我。为此,还曾拟打油一首:“年来纵酒太轻狂,错置光阴闲与忙。何时淡却杯中物,好把年华付我堂。”

  当然,每得佳砚,置砚于座,一边摩挲把玩,还是要喝上几杯,以尽得砚之乐。

  予业书,忝列柱下,所典藏不下数十百万卷,日为读者效犬马之役。之余喜与三数好友学人谈古论今,博及诸子百家,无所顾忌。古人著书,有一砚即可终生受用,予不著书,然却拥有上百方砚台,实为爱砚成痴。予于金钱名利比较淡泊,然对砚台收藏却十分执着,因请友人刊一闲章曰“一生但为砚之奴”。

  三、题一字池长方端砚

  近求庆老遗砚不得,急购此以慰砚斋岑寂,三老砚堂虚席以待矣。戊寅秋夜起

  吾将伤心累月矣。我堂又题

  砚为文物店所藏,索值千二百金,桂荷、晓冬弟帮忙,以半价得之。池长方,起边,较工整,有红木盒,均较工整,自非一般所谓学生砚可比,且有火捺等石品,心为之稍和。梦。

  庆老为史学家陈连庆教授。陈先生博闻强记,治中国古代史,于古文字学、中西交通史也颇有建树。学风严谨,重视史料。我很爱读他的文章,朴实中见功力,虽是史学论文,但写得文情并茂。闻得陈先生有一遗砚,余慕先生之为人、为学,所以慕其遗砚,吴枫先生在世时曾与往陈斋求一见而不获,今不知流落何所矣!陈先生与罗老继祖、孙老晓野最为相得,我拟为长春学界“三老”。孙老亦有砚,然终是缘分不够,所以,只得罗老相让两砚,这是此生难再的砚缘!

  四、题汝南翁所贻抄手砚

  甲戌夏,汝南翁以此砚相赠,乃乞题刻,以迄戊寅,逮半,而翁年古稀矣。复请宏舟居士续刻之。毕,倩翁刊正一过,此真砚缘也,可宝而传之。

  戊寅春首,梦砚斋谨跋

  汝南翁为著名书法家周昔非先生之别署。周老曾贻我以抄手端砚,乞为题刻,当时周老女弟子梁敬博在座,敬博好文学,喜吟咏,遂口占一绝云:“冰心卧紫云,古朴墨无痕。南天书鹤韵,佳砚赠知人。”末句觉太直白,我易为“高谊铭古今”,周老在书法界德高望重,既以佳砚相赠,又允为刊铭,得周老一幅墨宝已为幸事,何况一砚!更何况亲自操刀治铭!与我实为高谊。然砚体宽大厚重,周老又年近古稀,所以,颇费周折。后请青年篆刻家王立明先生补刻。此又砚林一段佳话也。周老博学多识,读其跋语,可见一斑:“甲戌夏,凤文来寓,凤文夙喜砚,因以持赠。适女诗人梁敬博在座,倩为韵语以志之。”加上周老风骨高逸奇崛的书法,为砚增色。

  五、题梅樱女史写寿字砚

  戊寅夏,梅氏以一砚、双镇纸、一印章寄存于我堂之梦砚斋。

  女史为翰章老人之高弟,善书“寿”字。因移居加邦之多伦多,予赠以松花小石,彼以此相托。是为记。

  梅樱为丁盛文先生女弟子。丁老为知名书法家,工小楷,我斋头有丁老一砚,似为明代老砚,砚椭圆,雕鹅纹,极古朴。为梦砚斋藏砚里的上品。


  六、拟铭扬州文物店所藏小端砚

  竹垞安在,小松何往?早入我爱砚之堂。

  己卯深秋日,我堂拟铭扬州文物店所藏竹、小松款小端砚。砚已入《中华古砚》书中,予因得而知之。

  该砚极小,有朱彝尊和黄易的题款。我虽有爱砚之情,觊觎之心,然自知不能罗至我堂,不过遥想而已。所以只能是拟铭,以寄相思。

  七、梦砚斋随行砚铭

  神随尔游,形随我行,勿相弃。

  我喜欢小砚,可以随身携带。后得一清代瓜瓞小端砚,大小厚薄适中,颜色可谓古而静,以砚为瓜,以池为瓞,池开得很开,使砚体显得空灵许多。有时出外散步,往往偕行,水边林下,朝晖夕照,观摩把玩,自得其乐。

  八、题佛手砚

  庚辰初春,予四十初度,内子道出西安,购此寿我。

  余初癖砚,夫人并不支持,继则默然,再则为我购砚谱,置砚石。此砚砚头有绿色一片,巧雕成叶,砚额雕佛手状。背有眼。夫人在西安,不惜千金购得寿我可感。初以为是端,收入书中,近日疑其为贺兰石,待考。

  九、题桥头石日月合璧砚

  庚辰夏,我堂有辽东之行,于丹东得此石,中经桥头(镇)及太子河,皆产砚之地,而未克一访。

  余很少出门,然每至一地,必往访古玩城、旧物市场。是年单位春游,经古桥头镇及辽阳太子河,此乃东北两砚乡也,桥头镇出桥头石,属于松花石之余脉,清代宫廷曾经利用之,太子河石砚则鲜为人知,清道光年间始制为砚,其石其砚我没有目验,但从记载来看,与松花、桥头应是一脉相承。我偶然在清人的文集里发现过一篇文章,专门记载太子河石砚事,因此知其本末。也曾撰文布之报端。

  十、铭松花石葫芦小砚

  但愿与石同寿。我堂,壬午春铭
  今春予购此石自寿。砚色绿,雕葫芦状,虽然粗糙,但不粗俗,且不是近今所制。

  十一、题自制卧牛小端砚

  寸方地,耕永年。
  长入梦,旧田园。

  此为旧端石改制,今甚悔之。一度想要一方小砚随行,彼时对端砚所知不多,因就旧石施之斤斧,雕卧牛于其背,并铭。还有一朵云,从砚堂经砚侧至砚背。池做新月状,整个砚就像是李白《丁都护歌》里的“吴牛喘月”的意境。实是以喻耕耘不止之意,铭文则表达了我的思乡情怀,“田园将芜胡不归?”想我本应是一介耕夫,如今羁旅砚林,然长入梦的除了砚,还有那戴月荷锄,采菊南山,香满衣。
返回
关于我们  如何购物  交易保障  运输方式  付款方式  地理位置  网站管理

CopyRight ©1989-2014 肇庆市七星名砚工艺厂
地址:广东省肇庆市二塔路2号 电话:0758-2718733 2732812 传真:2732813
QQ:568433572 手机:13902363237 电邮:7star@7star.com.cn 邮编:526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