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电子邮件  
端砚商品 精品收藏 靓砚欣赏 大师精品 客户服务 订货批发 名家字画
中国砚都 大砚巨砚 茶盘茶具 老   坑 坑 仔 岩 麻 子 坑 斧 柯 东 梅 花 坑 宋   坑 绿   端 礼品砚批发
端砚介绍
·端砚的日常使用方法
·砚的分类及称谓
·端砚的石品花纹
·砚 的 铭 文
·端 砚 名 坑
端砚文化 更多...
·端砚的起源和发展
·科学地研究端砚
·端 溪 砚 坑 游
·“砚林逆旅”题壁
·苍苍茫茫一点儿绿
收藏保养 更多...
·端砚的未来是文还是物?
·怎样辨别端砚的真伪
·砚 的 保 养
·砚 的 鉴 赏
·端 砚 的 配 匣
客户服务
·港澳台及外国客户如何购砚
·没找到我合适的端砚怎办?
·付款方式和付款确认
·购物后为何无人与我联系?
·退、换砚的说明
·我的购物如何得到保证?
在线服务
 
 
“脂砚”之谜
    榆下生于 2002.01.10     浏览:6429次

    本世纪五十年代,正当人们对“脂砚斋”其人争论不休之时,“脂砚”神秘地出现了。它的出现,在当时的红学界泛起一阵微澜。

  然而,事隔十年之后,它又神秘地失踪了。留下的就只有几张它的写照和几篇关于它的文字。现在想见它的真面,已是无缘的了!

  “脂砚”是五、六十年代由张丛碧伯驹先生购归吉林省博物馆珍藏的。丛碧老说,“脂砚”最初为端午桥方旧藏,由端午桥带入四川。端午桥死后,“脂砚”流落于蜀人藏砚家方某之手。后由丛碧老的一位四川友人戴亮吉携至北京,出以视丛碧老,丛碧老因以800元人民币代吉林省博物馆购下,所以称“重值”。那个年代,800元人民绝不是个小数目。

  见过脂砚的人,除了丛碧老,主要还有红学家周汝昌、史学家罗继祖先生等人。“脂砚”还曾在长春等地展出,所以,见过它的人可能还会更多些,但鲜有文字记述,幸好有丛碧老、周老、罗老等把它记述下来,再加上它的写照,我们尚能了解“脂砚”的梗概。

   “脂砚”的大小,丛碧老说,清乾隆尺宽一寸五分许,高一寸九分许二分。这有些抽象,还是罗老说得形象,罗老说“小才盈握”,也就是说正好能握在掌内,所以很小巧,属袖珍砚一类。

  砚的质地,应为端石质。且石质细润。丛碧老虽然没有明言“脂砚”为端砚,但说它“微有胭脂晕”及“鱼脑纹”,这是上好端砚特有的名贵石品花纹。我从砚照上还可隐约见到金线,所以,“脂砚”应为上好之端砚砚材所制。罗老见到“脂砚”应当是丛碧老携砚回到长春以后之事,记得听一些先生讲过,当时在长展出的,除“脂砚”外,还有丛碧老此行的另外收获。罗老识砚,当年家藏古砚无虑数十方,所以,虽然也没明言“脂砚”为端砚,但已是所谓不言而喻之事。

  只有周老认为是“小歙石砚”,且云:“‘脂砚’一词,本是专用于妇女的,不作别解。有人释‘脂’为‘羊脂玉’的脂,指色白细润的石头,或说成是端砚的红色斑‘胭脂捺’,等等,都是错的。”

  周老的认识也还有可商榷之处。首先,“脂砚”为端砚应该没什么疑问的。其次,“脂”是指胭脂晕还是专用于妇女的,都有一定道理,但也还值得探讨。“脂砚”一词,本之于所谓王稚登的题词,王题词有“素卿脂砚”,“脂砚斋”由此而来。像这样的小砚,一般是用来研朱的,故又称朱砚。旧时代女子化妆,也用到它,大约就是周老所说的“专用于妇女的”,用它来研磨或调和化妆用的颜料,如胭脂等,王的题词中所谓的“调研”也就是这个意思。脂砚斋主人用来批《红楼梦》,应是用朱砂来批,不是用胭脂来批,以胭脂书字和以胭脂批书也可能确有其事,但不会是普遍的事情。“脂砚”太小,不是很实用的东西。所谓脂砚斋批《红楼梦》,也未必就是以“脂砚”来批,更未必是以胭脂来批。丛碧老说“旧脂犹存”,不一定是薛素素当年残存下来的胭脂,因为薛距今已好几百年也不一定就是胭脂,也可能是朱砂。

  这是我的一得之愚,确否?也有待于进一步论证。

  脂砚造型简单,根据大家对它的描述,再对照它的写照,可见脂砚微呈椭圆形,也可称做随形,或自然形,周老描述成果状,砚面上端两个果叶左右纷披,比较准确。丛碧老说砚面周边镌柳枝,就有些个矛盾,因为是果状,只能长果叶,不会生出柳枝来。砚的背面刻王稚登行草书五绝云:“调研浮清影,咀毫玉露滋。芳心在一点,余润拂兰芝。”落款“素卿脂砚王稚登题”。砚下边刻“脂研斋所珍之研其永保”十字。
  砚配盒,丛碧老描述得比较细致:珊瑚红漆盒,制作精致。盒宽一寸九分,高二寸。盒底小楷书款“万历癸酉姑苏吴万有造”。盒上盖内刻细暗花纹薛素素像,凭栏立帏前,笔极纤雅。右上篆“红颜素心”四字,左下“杜陵内史”小方印,为仇十洲之女仇珠所画者。

  我们暂且不论脂砚的真真假假,现在就其本身来分析一下它的流传经历:

  就砚及砚盒款识来说,薛素素应是“脂砚”的第一任主人。从王稚登题诗落款“素卿脂砚,王稚登题”的口气上来看,砚应先为薛素素所得,王稚登题诗在后。

  著名古砚收藏家阎家宪先生说,吴万有于万历元年将砚造好以后的某一个日子,王稚登将这方小砚买下,并让吴万有在砚背上刻下了一首五言绝句,送给薛素素。我们从砚及砚盒本身所有的款识还无法得出与阎先生同样的结论。

  “脂砚斋所珍之砚其永保”当是砚台包括砚盒的最后题款,“脂砚斋”应是“脂砚”的收藏者,他得到“脂砚”之后,认为“脂砚”即薛氏所遗之砚,非常珍视,就在上面题了字,把自己的室名也因此叫做“脂砚斋”了阎先生说,到了清代康熙年间,一个被贬的官员,为了巴结江宁织造,也就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将这方小砚送给了曹寅,雍正初年,曹家被抄以后,该砚由曹天佑收藏,后来,曹天佑就用这方“脂砚”批《红楼梦》。这期间,曹天佑还请人在砚侧刻了“脂砚斋所珍之砚,其永保”,则认为脂砚斋主即曹天佑。至于脂砚斋到底是谁?是否即脂批者?那要有待于红学家们去考证,我只能就砚论砚,不敢臆断。

  以上就是关于脂砚的三三两两。

  对于脂砚,我早就怀疑它的出身和经历,也就是它是否冒牌货?我曾布文“国学”

  网,斗胆向它提出挑战,但还没有找到足够和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它的真与伪。

  我疑惑…

  脂砚与薛素素有着极大的干系,因为她应是脂砚的第一任主人。然而,就是因为这个有些神秘的人物,才弄得人如入五里雾中,而使这桩公案变得复杂,迟迟不能结案。

  薛素史有其人,但就现有的资料,我们还无法解决她的生卒年问题,也很难弄清这一系列相关的个案。

  薛素素扑朔迷离,“脂砚”也时现时隐,只是不知还能否时隐时现?

  60年代,“脂砚”竟然在展转接受参观之后神秘地在京城丢失!如今不知是否还在人间的某个角落?如果能见到它的庐山真面,对于鉴定它的真伪会大有帮助,随着“脂砚”的丢失,“脂砚”的真伪已成一桩无头公案,还有待于发现更多的资料来证实。

  今人也好,古人也罢,作伪者总是不乏其人,砚台作伪就更多些,因为刻个伪款,就可诳人耳目,换个好价,害人甚也!
返回
关于我们  如何购物  交易保障  运输方式  付款方式  地理位置  网站管理

CopyRight ©1989-2014 肇庆市七星名砚工艺厂
地址:广东省肇庆市二塔路2号 电话:0758-2718733 2732812 传真:2732813
QQ:568433572 手机:13902363237 电邮:7star@7star.com.cn 邮编:526060